只有初恋般的热情和宗教般的意志,人才有可能成就某种事业

想起了自己的信仰与自己的事业,为自己的懒惰而羞愧。

有时要对自己残酷一点,应该认识到,如果不能重新投入严峻的牛马般的劳动,无论作为作家还是作为一个人,你真正的生命也就将终结。

显然,自己逼自己,自己对自己的要求不明确,没有细化的目标,没有必须到达的目的地。

无论做什么事,一旦去做,我非得全力以赴不可,否则不得安心。

只有初恋般的热情和宗教般的意志,人才有可能成就某种事业。

为您推荐